红船粤剧网络

 找回密码
 注册
红船粤剧网络 首页 红船戏评 查看内容

挂须不“靓”了吗?不!是你们演得不靓而已!

2015-11-13 12:18| 发布者: 本地姜| 查看: 3338| 评论: 11|原作者: 本地姜

摘要: 须口:抛、弹、拨、搅、拈、捋、揽、捧、揉、吹、震等十种手法,你们演好了吗?粤剧六柱退化为二柱了!甚至一柱。
 

       (钟哲平:“陈振江的压轴戏《黄飞虎反五关》唱做细腻而有气势,很耐看。”。。。。)

       但年龄、经验摆在那里,这个“黄飞虎”显得嫩了点,此时黄飞虎的担心、疑虑、悲痛、愤慨、犹豫、决然造反等的几个层次还是欠火候。不挂须,这些问题更容易显露。

       挂须就不“靓”了吗?不!是你们演得不“靓”而已!!

       不要把你们不挂须的原因赖到观众头上,是你们贪“靓”不挂须,令到观众无奈接受了,反过来说是观众的要求,这什么逻辑?这个话题引申到“生旦戏”,同样是赖观众喜欢生旦戏,致使20多年来其他行当没落,包括“挂须”了。。

       只重“生旦戏”的各种原因,大家不言自明!!!!!!

       只重“生旦戏”,其他行当只是“附属品”,生旦以外的演员没有奔头,而且不是所有演生旦的演员都那么“有衣食”、有水平,观众产生审美疲劳是一定的,有云:“睇嚟睇去都系佢两个,有咩好睇嗟。”

       粤剧的没落,不是没有观众,是缺交得准的好戏!!!

       不挂须,靓仔,你能走多远?
~~~~~~~~~~~~~~~~~~~~~~~~~~~~~~~~~~~~~~~~~~~~~

粤剧舞台不挂须,最紧要靓仔?

——钟哲平

■河北梆子《黄飞虎反五关》

■河北梆子《黄飞虎反五关》

■粤剧《黄飞虎反五关》

■粤剧《黄飞虎反五关》

■袁崇焕的京剧形象

■袁崇焕的京剧形象

■袁崇焕的粤剧形象

■袁崇焕的粤剧形象

■唐明皇的京剧形象

■唐明皇的京剧形象

■唐明皇的粤剧形象

■唐明皇的粤剧形象

粤剧舞台不挂须,最紧要靓仔?

——钟哲平

歌韵流转,霓裳飘舞,花团锦簇,美不胜收——果真是一场“醉·梨园”。由广州粤剧院红豆团青年演员主演的“醉·梨园——陈振江折子戏专场”日前在江南大戏院上演,剧目精彩,表演可圈可点。

陈振江的压轴戏《黄飞虎反五关》唱做细腻而有气势,很耐看。

与其他剧种不同,粤剧的黄飞虎形象基本是不挂须的。很多其他剧种中的老生、武生形象,在粤剧中都不挂须。曾有著名文武生演《二堂放子》不挂须,行家提出批评,而戏迷却挺喜欢。有人说,粤剧观众多师奶,师奶不喜欢靓仔挂须,把好看的脸蛋挡住了!

虽是玩笑,倒也真实地反映了粤剧的审美特色。

挂须和不挂须,反映不同的审美习惯

《黄飞虎反五关》是传统剧目,很多剧种都有保留。京剧、豫剧、河北梆子,还有广东的西秦戏,常演此剧,而且黄飞虎都是挂须的。

西秦戏国家级传承人吕维平介绍:“西秦戏中的黄飞虎,一直是武生或武老生演,都是挂黑须的。现在很多剧种的老生行当萎缩,能演气概大方的老生没有了,连唐明皇也用小生来演的,就不挂须了。但是在西秦戏里,文武老生一直都是挂须的。你想想,武成王儿子都有四个了,一个儿子还给神仙引到山上去学道。儿子都有十几岁了,怎么不挂须呢?”

在《醉·梨园》专场中饰演黄飞虎的青年粤剧演员陈振江认为,这正是粤剧的审美特色。陈振江说:“京剧黄飞虎挂须,因为京剧的审美是以须生为主的。而粤剧观众的审美口味有点不一样,好像历来不喜欢文武生挂须。其实黄飞虎这个人物形象,从年龄来说是足以挂须的,而且应该挂比较有分量的须,几乎接近关公。但是在粤剧演出中,挂须不是主角,所以现在很多人演唐明皇都不挂须了。还有《一把存忠剑》,京剧是红脸做的,也挂真须,我们粤剧也是不挂的。这可能是粤剧比较特别的审美吧。”

陈振江的师傅,国家一级演员、二度梅得主欧凯明饰演黄飞虎,也是不挂须的。欧凯明说:“这个戏我是学陈大卫先生的,黄飞虎这个角色在粤剧多不挂须。罗品超先生演此戏也没有挂须。这也是考虑粤剧观众的审美习惯吧。很多人物在不同的剧种,有不同的行当,可以是小生、武生或者老生,差别很大的。”

早期粤剧行当多而不乱,排序严明

欧凯明所说的,正是戏剧观众的构成对剧目发生影响的证明。

罗家宝演袁崇焕不挂须,梁耀安演唐明皇不挂须,欧凯明演黄飞虎不挂须,粤剧观众就是喜欢,谁叫他们这般“靓仔”呢?

没人挂须,须生就被边缘化了。

《粤剧大辞典》的“须生”词条:“在早期粤剧十大行当中并无须生行当,此称谓由京剧传入,又称 ‘老生’。舞台上的中老年男子,大都是戏中的正面人物,挂须。粤剧行内按字面解释,凡在舞台上挂须的老年人,均称 ‘须生’或 ‘老生’。剧团实行 ‘六柱制’后,取消了正生行当的设置,而粤剧的武生一般只饰演会武艺的中老年男子,那么在文场戏中不会武艺的中老年男子就交由须生(或老生)去扮演。它实际上是将早期粤剧十大行当中的正生、公脚、总生等行当的表演职能统合起来。由此可见,粤剧须生(老生)这个行当的含义与京剧的须生有较大的不同。须生在当代粤剧团中,处于配演的地位,如扮演《赵子龙拦江截斗》中的乔国老,扮演《穆桂英大破天门阵》中的八贤王等角色。”

可见,“须生处于配演的地位”,在粤剧表演中已成事实。这就如陈振江所说,演须生,是当不了主角的。

据赖伯疆、黄镜明《粤剧史》,早期粤剧分十大行当:末、净、生、旦、丑、外、小、贴、夫、杂。粤剧行当不断细分,发展至光绪末年至民国初年,多达二十五种。分别是:末、净、生、旦、丑、外、小、贴、夫、边、武生、式、打贴式、花旦、总生、什帅头、六分、打六分、拉扯、打拉扯、打武旦、五军虎、手下、堂旦、马旦。“早期粤剧行当虽然繁多,但是多而不乱,排列次序严明,先后不能调转逾越,故有 ‘朝廷论爵,戏班论位’的戏谚……各行当的分工也很严格,各司其职,各尽其能,所谓 ‘职份者当为’,互相不能逾越或庖代……各种行当的分工,并不是由任何演员个人的主观意志决定的,而是经历过一定时间的舞台实践以后,才根据自己的实际选择而确定下来的,这种行当的确定,戏行谓之 ‘归边’。”

须功曾是粤剧的重要表演技艺

如今被冷落的须发,曾经也是功夫所在。

“须发功夫在粤剧的做工中也是有重要的地位。早期粤剧的须发表演颇为丰富,有用手指抛、弹、拨、搅、拈、捋、揽、捧、揉、吹、震等十种手法,也有用朝笏抛须,以扇拂须等技巧。这些技巧又要根据人物的年龄、身份、地位、心情的不同而灵活运用。成班老艺人常说 ‘黑须多拈,白须少拈’。这是在生活中长期观察的经验之谈。”(赖伯疆、黄镜明《粤剧史》)

早期粤剧武生是挂须的,“震翅”、“震须”、“震手”等动作,是表现武生激愤心情的基本技法。

著名武生曾三多(1899—1964)年轻时,有一次在《六国大封相》中演公孙衍,坐车时大耍须功,捋须、挑须、绕须,花样百出,观众看得新奇,报以掌声。曾三多得意地回到后台,却被师傅喝骂:“公孙衍是一品大员,举止凝重,大方得体,你像傻子般乱耍须功,不符合角色身份,不从角色性格、气质出发卖弄技艺、博取噱头,艺德何在?” 曾三多虽然不该乱耍须功,但这也说明,以前的演员是以须功为荣的。

行当模糊,靓仔还能走多远?

摘掉胡须,就不用表演须功了,人也更“靓仔”了。然而这种行当模糊的面目,却引起了学者、评论家和老戏剧工作者的担忧。

“当前的粤剧,重视的是文武生和花旦,其他行当人才缺乏技艺不突出,以致有人感慨粤剧现在已经从六柱退化为二柱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多种,其中有几个相当重要。一是演员培养方式与以前大有不同。以前的艺人都是从小拜师学艺,或进科班,或进教戏馆,经过几年的艰苦训练,练就过硬的功夫。现在,只有真正由国家或者地方经营的粤剧团,其演员是在戏校、艺校经过严格的训练培养出来的……(而在那些)被承包的剧团,是不可能演出高难度的武戏,或者生旦之外行当的担纲戏的。二是自从省港班兴起之后,粤剧的欣赏趣味主要体现城市平民的口味,他们喜欢歌唱的成分多一点,喜欢爱情、伦理的题材多一点,所以文武生和花旦的地位更加突出,其他行当只能充当配角。三是行当与剧目的编写互相牵制。编剧根据行当的实际情况编写剧目,必然以生旦为主,或者双生双旦,而不可能编写以丑生、花脸、老生为主角的戏;反过来,这些行当因为没有机会得到锻炼,进一步萎缩。因此,粤剧的行当陷入了恶性循环的困境。”(李计筹《粤剧与广府民俗》)

所幸,如今粤剧界也渐渐意识到这种隐忧,从省市粤剧团青年演员近年参演的剧目、折子戏、技艺比赛等不难看出,青年演员渐渐开始恢复一些被冷落的行当,粤剧舞台又热闹起来了。

这也是全国传统戏曲共同面对的问题。穆凡中先生在《析“先振兴武戏”》中指出:“长年在一生一旦 ‘狭窄的胡同里徘徊’ 这种现象,不独粤剧,黄梅戏、越剧、评剧,甚至京剧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复杂,这留待戏曲史家们去研究。我们只说这种模式产生的影响:一,显而易见戏码不够辉煌,多彩变成单调;二,剧目单调伴随着行当萎缩, ‘江湖十八本’中有九本是武生、小武、二花面的剧目,如今这几个行当多数变成无足轻重的 ‘甘草’——大小配角了。三,与当代观众审美要求脱节。”

当代观众的审美不断发生变化,粤剧观众的构成也不再是“师奶”为主,渐渐培养出一些知识分子戏迷。如今不少美女喜欢“大叔控”,这是好事。什么时候粤剧也重新掀起“大叔控”的审美,就能走得更远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5-11-16 02:46
我认为在最近几年里,广州市团演出的的《广府华彩》、以及包括香山粤剧团在内的一些演出团体,在展开对优秀传统粤剧进行方方面面的研究、发掘与承传所付出的努力,是可圈可点的,而且是值得广大粤剧爱好者们嘉许的。
引用 2015-11-15 10:30
赞同仲明毅船友赞同DALI船友的批评意见。       
引用 2015-11-15 02:24
赞同DALI船友的批评意见。现时粤剧舞台上口白影视化话剧化、音乐和演唱交响化歌曲化,作为粤剧舞台语言标杆的广府话变成了粤式普通话的书面语,为乜呢?“创新”可以列入剧人功劳簿,守旧尊祖不算功劳反成拙劣。这种倾向很明显。粤剧传统博大精深,汲取运用整理发展尚有广阔天地,何必总瞄着那七奖八奖呢。
引用 2015-11-15 01:28
粤剧的观众大多数都喜欢粤剧的老倌靓仔,这是无法改写的事实,当然不排除有个别观众喜欢粤剧演员按角色来扮相,但以目前来说,极大部分观众都是喜欢剧的老倌靓仔
引用 2015-11-14 03:39
随着老一辈粤剧从业人员特别是老一辈著名的演员相继退休之后,粤剧的舞台上就刮起了一阵高于一阵的“创新”之风 ,而且好似由上至下的团体、演员都乐此不疲 。本来不论对任何事物的有所创新都应该是一件好事,但在创新的同时不应该忘了 “祖宗” 、“祖训” 以及对先辈们遗留下来的宝贵 “遗产” 的妥善保管与传承 。如果连先辈们留下的宝贵 “财产” 都不愿意花点心思去学习、钻研一下该如何继承和弘扬,甚至对先辈视如孔孟并采取批判和舍弃的态度,进而为达到以最大限度地表现自我 、舍本逐末地意图将个人利益最大化为目的而不顾后果地去实施所谓的创新,这样的“新”不创也罢 。君不见在时下的粤剧舞台上的 “创新大戏” 里连以前最普通不过的 “银台上一句”、“抛舟腔”、“解心腔” 、“燕子楼中板” 、“板眼” 、“三脚凳” 、“跌僵尸” 、“跳大架” 、“锣边大花” ……等,都难觅踪影了吗 ? 问题在于现在的戏都是专门为某些演员的喜好或政府部门的口味度身而编 、而改 , 而唯独缺少了一颗对艺术的敬畏 、对前辈的尊重、以及对观众和对社会负责任的良心 !
引用 2015-11-14 00:16
多年来粤剧舞台不缺新景象:民妇穿宫装、花旦包大头、旦角低V装抹胸装露肩装、穿海青不系胡领、古装服饰影视化......不知是与时俱进还是混乱,不会是应观众要求的吧。
引用 2015-11-13 20:00
哈哈~~我们不想等,所以交警部门就不要设红绿灯了。哈哈~
引用 2015-11-13 20:00
哈哈~~我们不想等,所以交警部门就不要设红绿灯了。哈哈~
引用 2015-11-13 16:55
“不挂须,靓仔,你能走多远?”——说得太到位了,严重支持! 不挂须的困惑太多了,最典型的如《痴梦》里的唐明皇。。。。。。      这明明是个活生生的历史人物,却被虚拟成永远不老的神话!怎经得起推敲?
引用 2015-11-13 15:07
行当?






































行当?当下的演员多是万能泰斗,方才是梅香,现在变家丁,等阵为军将.灯光,音响,布景,扯幕一人一脚踢.一个团唔够卅人.这是奋战乡镇中"民营企业"的大多数团况.看似好本事,实在在倒米.长此下去呢万元一场恐怕冇人请咯.
引用 2015-11-13 12:57
好文 。长见识,多谢上传分享。

查看全部评论(11)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红船粤剧网络 ( 粤ICP备13025833号 )

GMT+8, 2021-1-27 18:42 , Processed in 0.437500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