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船粤剧网络

 找回密码
 注册
红船粤剧网络 首页 相关资讯 查看内容

舍不得時留不住

2016-4-22 17:06| 发布者: 船家| 查看: 1692| 评论: 4

摘要: 舍不得時留不住 “蝦哥”的“蝦腔” 與《困石牢》 “蝦哥”,這是行內及戲迷對風靡省港澳劇壇的著名小生羅家寶的尊稱。他可算是一位傳奇的風流人物,不少和為他而著迷、傾倒。蝦哥自己,也寫了一本《藝海浮沉六十年 ...

舍不得時留不住

 

 “蝦哥”的“蝦腔” 與《困石牢》

“蝦哥”,這是行內及戲迷對風靡省港澳劇壇的著名小生羅家寶的尊稱。他可算是一位傳奇的風流人物,不少和為他而著迷、傾倒。蝦哥自己,也寫了一本《藝海浮沉六十年》的書籍,並成立了“蝦腔研究會”,不少弟子、“蝦”迷也為他立傳研究蝦腔及寫蝦哥的趣事,看來好像這排不上我來寫呢!非也。日前驚聞蝦哥入院搶救,心裡忐忑不安,真的像曦哥說;(白超鴻) “希望他今次又一個落地絞沙起番身”。舍不得時留不住,天道自然,“蝦哥”好走,與女姐、鑑叔、七叔、侖叔、梁國雄、鄭培英。在天堂再演《山鄉風云》吧。

我黃毛小子的時候,“蝦哥”的大名已如雷貫耳,我也在一大班蝦迷的影響下,也成了“蝦”迷仔。我10歲的時候已經可以丟曲唱《困石牢》了,那時未識“工尺”和簡譜,只有靠“念口簧”,在那些日子,也沒有像現在那樣方便,可以開錄音機來學習唱曲,只也死記爛背,單是“夢耶非耶”及“身投虎穴龍潭”這兩句唱腔,打著板去哼,也打到大肶都紅了,但天道酬勤,很快,我便把《困石牢》一曲和《柳毅傳書之花好月圓》(當時稱“表白”)也能唱了,還可以到處“呃食”哩,因那時經濟困難,但經常很多會議開,蝦迷們請我去唱蝦哥的曲,兼在酒店住一晚、吃幾頓好的飯,已是很開心的了。1962年,我考入了廣東粵劇院青年訓練班,因為是培訓單位,不純粹是演出單位,所以晚上都可以免費到劇場看戲,那時,蝦哥凡有新戲我都去看,《悲歌大渡河》、《秀才外傳》、《胡不歸》、《蘇小妹三難新郎》、《爭兒記》等。也看了鏡哥(呂玉郎)的很多戲,使我得益不少。1965年,成立廣東實驗粵劇團,我是和蝦哥一個團,當時排《山鄉風雲》,蝦哥飾演奴才奉一角,特別是蝦哥唱的一段“木魚”:“女啊你死得真冤枉,生來受災秧,可憐你出世便無娘,阿爹到處乞奶求漿,將你來撫養……(轉二王)”這一段曲“蝦哥”唱得很投入,使人聞之落淚,那時我在旁天天看、天天學、天天練。這段曲對演員訓練清唱、音準、跌宕、吸氣、情感是非常之好。其中一段奴才奉與劉琴對唱的“二王”,蝦哥吸收了“白七叔”(白駒榮)的唱法,唱得特別動聽,我感覺那時是蝦哥的藝術最趨成熟階段。“文革”後,蝦哥複出在廣東粵劇院二團,我也與蝦哥在一個團工作,83年也隨蝦哥赴港澳演出,與蝦哥在一起時間較長,參演了《秀才外傳》、《胡不歸》、《蘇小妹三難新郎》、《血濺烏沙》《袁崇煥》《栁毅傳書》等戲。我也是個“蝦迷”,喜歡學他的東西,也浸淫了一段長時間,所以我現在唱什麼曲,都留有蝦哥的“法口”,及“蝦腔”的影跡。但我認為學者生,似者死,學別人的東西要去研究,吸其精髓,不要死在表面模仿,我聽過一些自稱“蝦腔高手”等等,他們都沒有掌握其精髓,結果把蝦腔的優點、特點唱成缺點。例如唱《困石牢》裏一段“夢耶非耶”的拉腔,有些人刻意用力大聲去斷續拉這個腔,簡直像不會開車的人踩油門一樣,“疾疾嚇”,那便不知是什麼腔了。

記得在四十多年前,蝦哥曾在電臺的《聽曲學唱》節目裏,談過這段曲的體會,同時,他建議這首曲頭一段加上一支簫,以增強曲的藝術感染力。大凡看過蝦哥戲的人都知道他的蝦腔別創一格,獨步梨園,而享譽藝海歌壇的。所謂“蝦腔”,除了取其乳名的“蝦”字作腔名外,主要還是指羅家寶的唱腔深得前輩名藝人桂名揚與其師薛覺先唱腔的精髓,並根據自己聲質雄渾的條件,充分發揮了行腔流暢、板穩字清、乾淨純樸、音色圓潤和精於唱“仮”音與拉腔的特長,成為觀眾易於接受、喜聞樂見、雅俗共賞的一種唱腔流派——“蝦腔”。乍聽起來似覺很長,但仔細品味一下,便不難聽出他是巧妙地將長短腔融合在一起,使腔裏長中有短、短中有長,令人聽後從沒有煩冗沉悶的感覺,而感到音律變化多姿、悅耳悠揚、聲情並茂。如在《困石牢》首段裏的“夢耶非耶”句中,蝦哥先將“夢耶”來一個“噱叮”(即切分音符)一個短腔處理,以便換氣,隨即在“非耶”後面連續拉腔多拍,使人聽起來有慷慨激昂、盪氣迴腸之感,十分耐人尋味。其次,由於蝦哥喜用“呀、爺”音拉腔,而剛巧“呀”的諧音近“蝦”音也,故曲迷也一語雙關,乾脆把這腔專稱為“蝦腔”了。

2000年,我在香港高山劇場第一次站在舞臺上唱一支蝦哥的獨唱曲《再進沈園》,得到了好評,總體還算過得去,也有人問:是“蝦腔”還是“風腔”?其實兩者都有,但以蝦腔為主,因這首是蝦哥的首本曲,一定要以他為主,保留住“蝦”的風格。說真的自己還是不很滿意,一是自己功力還不足,訓練時間少,二是香港習慣定調(即線口)是C20,這對“蝦腔”的發揮和要唱出陸遊的那種滄桑感不利,希望日後有機會再把他唱好。

從“困石牢”到出“石牢”

“已是樊籠鳥展翅撲飛難”這是名編劇陳冠卿寫的《紅梅記》一劇裏的男主角裴舜卿的“困石牢”那場戲裏,一開場唱的主題曲“反線二王板面”的唱詞,蝦哥在他的《藝海沉浮六十年》一書中,提到他在“文革”期間被關押時對這段唱詞深有體會,真的感覺到前路茫茫,心灰意冷。後來在靚少佳、郎筠玉等人力爭做工作,希望蝦哥早日落實政策,回到粵劇院工作。蝦哥在書中多謝了幫助他複出的人,但不知是他偶然疏忽,還是不知道幫助他複出而做了重要及關鍵工作的人物呢?她便是馬院長的太太王鳳(她是馬師曾後來的太太),在這裏,我給他補遺吧。

記得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我們曾多次到北京演出,有一次我和張惠惠去探訪她的表姨媽廖夢醒(廖承志的姐姐)並在她家裏吃飯,當時,廖夢醒對我們說,她收到一封廣州來信,是談及有關粵劇演員羅家寶之事,問我們是否認識他?她說她不認識此人,寫信的人說是馬師曾的太太,叫王鳳。我們回答說都認識,於是廖夢醒便把信給我們看,信寫得很長,開始時是王鳳的自我介紹,接著是稱讚廖夢醒的母親何香凝,很關心粵劇藝人,馬師曾、紅線女到北京都去拜侯她老人家,並提到廖夢醒、廖承志也和她媽媽一樣,對粵劇及藝人都非常關心,信的內容主要是想通過廖公、廖大姐(這是大家對廖夢醒與廖承志的專稱)幫助早日解決羅家寶落實政策的問題。那時廖夢醒任全國婦聯執委等職,廖公是負責中僑委及對日工作。廖夢醒問我們羅家寶是怎麼一回事,你們意見如何?我們回答說基本上如信上所說,從藝術上講羅家寶是用得著的人,他主要是犯了一些生活作風問題,當時被判為壞分子,是過重的,他的問題能早日解決對一個搞藝術的人的藝術生命很重要。廖夢醒又問我們探訪了承公沒有?我們說準備明天去,於是廖夢醒便馬上給我們掛電話給“廖公”,約好明天中午過去,她馬上寫了封信,連王鳳的信交我們一起帶給廖承志。

第二天,我們到了“廖公”家,“廖公”為人十分隨和,我們從家事談到國事,談了幾小時,經普椿廖太太也忙於打點些北京特產小食給我們,廖公見我們客氣不吃,他便講了幾句幽默的說話,逗得我們哈哈笑。他說:“不要客氣,我現在不能陪你們吃,等她走開,(指太太經普椿)我便可多吃補數,不過她是為我的身體著想。”他又問及我們到北京多久?什麼時候走?我們說今晚就走,他還說為什麼這樣遲才來看他?我們說因為工作忙,星期天也沒有休息,他說:“難道比我們還要忙嗎?要懂得休息,否則你們便演不好戲。”廖公真的很內行,他曾演過話劇,他非常關心粵劇及藝人,曾到廣州的東樂戲院看我們的戲,又到粵劇院裏探望大家。那天,當話題扯到演戲時,我們便說夢醒姨媽叫我們轉一封信給你,廖公看信後,又詳細地詢問了蝦哥的情況,也問我們看法如何?我們還是那句話,只是生活作風上的問題,藝術上還是用得著的人,能出來的話,當然是早些好,因演員的藝術青春是有限的。當時,我們是完全不知道蝦哥的近況,那時正是“四人幫”得勢,我們只能在親戚面前講句公道話,接著,廖公說:“如果是生活作風問題,以後注意些,改過來便是了,我先給公安部打個電話,請讓他早日出來工作,然後我再把信轉過去。”我們心想,廖公表了個態,蝦哥問題有希望了,我們隨即多謝廖公,說令你費神了。這件事那麼多年來,我們一直未向任何人透露,因在那個年頭“打小報告”的人太多了,我自己也差點成了反革命,做點小事算什麼,這只是從良心上講句公道話,無需告訴人知,何況牽涉蝦哥這敏感人物,傳揚出去對蝦哥更有不便。過了一段日子,便聽到領導宣佈蝦哥回劇院監護工作,這時的蝦哥真的“出石牢”了。我和張蔚蕙目光相投,心領神會的覺得,總算有了結果,了卻一件事情。今天談蝦腔的感受,又把這段歷史遺漏作一些補充,借以紀念蝦哥,令蝦哥傳奇的人生再充實些。

通過這事,作為後人也忘不了廖公他老人家為人正直,可敬可親,實事求事和雷厲風行的工作作風。想不到1982年在廣州珠島賓館,與廖公是最後一次見面,19836月全國人大會議期間,廖公積勞成疾,不幸在北京逝世,這不但使國家失去一位棟良材,也使我們失去了一位愛護和關懷粵劇事業的可親又可敬的領導人。

下附《困石牢》曲詞

(反線二王板面)已是樊籠鳥展翅撲飛難,室門打不開,窗高欲跳難,夜色殘,此身已是刀下囚,難度過今晚,此情此景,夢耶非耶。天臺未入陷重關,守約進園逢厄難。(白)李慧娘這是什麽一回事呀!(二王)你可弦向別人彈,你可變節事權奸,不合串同老賊弄機關,竟以玉佩相邀誘我來就範,歎我不知其詐,身投虎穴龍潭。裴舜卿,在囚牢心情慘澹。(詩白)飛花縹緲落塵環,薄命難留繡閣間,賈賊欺人經已慣,忘情未必是紅顔,折贈紅梅不等閒,幾回低首獨憑欄,無端一陣急風雨,怎不花殘月又殘。西湖泛棹,兩下相逢,悲娘她呀!(反線雁落平沙)淒然相對,靠窗而站,格於防範,偷偷飲潤泣波間,指幾指玉佩難將片語花容慘,愁恨壓春山,一汪淚眼,一顧一盼,向我傾訴,身已是愁鸞展翅難,兩下從此拆散,湖上泛舟,所處境況實可歎。(流水南音)此日裴員身被陷,慧娘未必暗藏奸,一定玉佩一方落在奸人眼,所以設謀陷害亦非艱難,想到此情驚破膽,老賊殺人不眨眼,慧娘弱婦,(轉二王)希圖免禍殊難。身被陷,心念慧娘,愁思無限。(滾花)就是罵賊而死,也留正氣在人間。

 

                                  朱伯銓撰稿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虾腔迷 2016-4-25 13:45
永远怀念你——虾叔!
引用 广州西关人 2016-4-25 10:58
永远的怀念!
引用 妹记 2016-4-25 08:33
斯人虽逝,妙音长存———永念虾哥。
引用 LOLO姐姐 2016-4-23 01:50
[蝦叔]呀, 請珍重....請一路走好啊, 粵劇界又失一寶...唉。

查看全部评论(4)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红船粤剧网络 ( 粤ICP备13025833号 )

GMT+8, 2020-5-29 14:27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