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红船粤剧网络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红船粤剧网络 首页 嘉宾专访 查看内容

与粤剧谈情说爱的伍家辉

2016-8-29 14:23| 发布者: 丹凤飞翔| 查看: 776| 评论: 2|原作者: 南国风采

摘要: 难道粤剧真的是“老古董”,只有老人家才会中意?实则不然,今天故事的主人翁偏是个出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现在才二十出头,集编、导、演、造型、音乐、服装设计于一身,被许多院团及老倌相邀设计服装的伍家辉。 ...
难道粤剧真的是“老古董”,只有老人家才会中意?实则不然,今天故事的主人翁偏是个出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现在才二十出头,集编、导、演、造型、音乐、服装设计于一身,被许多院团及老倌相邀设计服装的伍家辉。
获得粤剧“通行证”
         家辉祖辈中没有一个涉足戏行,不知是否上天有心,偏偏让粤剧在他心中生根发芽。年仅三岁,家辉就表露出了对粤剧的非凡慧根,一首《帝女花之香夭》可以一字不漏地从头唱到尾了。小学时,他对粤剧喜爱的狂热惹来了父亲禁止的严令,所有光盘都被毫不留情地倒到垃圾桶,想报读粤剧学校的愿望更是直接扼杀在萌芽状态,不得已,家辉只能和普通同学一样乖乖读中学。
         2006年,是家辉人生中重要的一年。这一年,家辉得到了祖母在文化局工作的老领导——刘冠荣先生的理解和支持,偷偷开始了洋琴演奏、粤剧表演等方面的“秘密训练”,并在编剧等方面得到初步启蒙。一次,学校举行学生汇演,已暗自准备妥当的家辉鼓起勇气,邀请了祖母和妈妈去观看。一折《白龙关》获得了全校第一名的好成绩。卸妆时,家辉看到妈妈脸上露出的微笑,他知道,他的梦想已经争取到家里一半的支持票了。之后,他还参加了第三届“四洲杯”粤曲演唱大赛,荣获优秀奖;以及参加了由广东省政协主办的“百场粤剧进校园”评审团,有幸与红线女、陈小汉、倪惠英等专家一齐,成为当时最小年龄的评审。
          在家辉的不懈努力下,加上专家、老师的一致推荐,父母经过一年多的思想斗争后,终于同意家辉报读粤剧学校。上学那天,还是当初极力反对的爸爸亲自开车送他到学校。自此,家辉的粤剧之路终于打通了。
跃过“龙门关”
          成功进入了粤剧学校,家辉本以为就是学学身段、唱功就能上台威风演戏,结果是基毯身把功一箩筐,不但要耐性子,还要一把泪、一把汗。想着好不容易来读书,可不能打退堂鼓。为此,家辉狠下心肠,几乎每晚都恳求班主任金鑫老师和其他老师给他开小灶恶补。功夫不负有心人。从二年级直至毕业,他的唱功和综合剧目成绩都是班里第一。这名老师眼中的尖子生,在同学中也有着极好的群众基础。皆因家辉喜欢“靓”,化得一手粤剧靓妆,是学校名副其实的“妆王”,每逢剧目考试,他都“无觉好训”,从凌晨四点开始,师兄弟姐妹们就会排队等着家辉化妆。
  虽然人在学校内,但家辉在外接演的名头可不小。有次接受澳门实验粤剧团的邀请,排演全剧《唐宫恨史》,本来只是演下半场的唐明皇一角,岂料演出当晚,演上半场唐明皇的演员在过关时发现遗失了通行证,正在大家都一筹莫展时,家辉意识到“救场如救火”,主动请缨,演出得以顺利完成,那时他只有十六岁。
       五年的戏校生活即将结束,家辉有着自己的想法,他要到更高的戏曲学府学习,在北京“过关斩将”的一个月后,中国戏曲学院寄来了两张专业录取通知书,一张是导演系的,一张是表演系的,其中导演系他是以男生第一名成绩被录取的。两难中,他毅然选择了就读可以调配、控制整个舞台的导演系。
 京华初圆导演梦
        到大学第一堂课,就接到导演的基础训练作业:观察人物并表演,要完成对人物内心感受的刻画和表现有利于表现人物形象的神态动作。经过层层筛选,家辉选择了一位流浪老人作为观察对象。这位老爷爷虽然沉默寡言,却充满爱心,对生活满怀希望。通过取材、提炼到完成作品呈现,令家辉深刻认识到如何观察生活、感知生活、表达生活,更意识到只有切实去感受它,才能在舞台上呈现出更丰富更真实的人物形象。
          四年本科的学习,让家辉对导演工作有了全新认识,那个“指手画脚”的发令者,是要统筹、调配好所有台前幕后的工作的,无论是剧本创作、导演构思,舞台调度、演员排练,还是灯光、服装、道具、舞美等等,许多事情都要亲力亲为。导演系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女的当男用,男的当畜牲用”。也有句话这样打趣:“如果你想死,那你就去导一部戏吧”。说笑归说笑,家辉可是一点都不后悔当初的选择。四年下来,让家辉对社会和艺术发展的触角更为灵敏,把握剧作的主题立意、风格基调更加准确,纵观全局的观念更加强。
        为了进一步磨练自己,家辉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就是与编剧彭坚老师共同移植江浙越剧《红梅阁》中“放裴生”一折为粤剧。整个创作期间,他几乎天天神经质,有时候半夜从床上蹦起来又写又划。本来写成剧本就不是个简单活,更何况家辉是个新手。他在唱腔方面进行了处理,根据身段的铺排,加入重新设计的梆黄,新撰的小曲,在裴生与李慧娘互诉心声的时候,用了一段南音,男的唱正线,女的唱乙反,不断地重复,轮唱几翻,通过曲情、曲景来表达当时男女主角当时心情。在微调原剧舞台调度的基础上进行移植创作,所幸几易其稿,每次都有新发现,至到最后定稿,终于完成了一出粤味浓郁的折子戏了。着实让家辉倍感欣慰。而在该戏的舞美设计中,他运用一幅白红梅的水墨画代替背景假山,景板功能一方面是赋予舞台美术呈现的层次,另一方面就是便于表演,用于演员在场上更换喷火的机关、梳理装容和增强舞台调度,表演时给予了观众时尚简约的全新视角效果。 
       2015年,为了表达对粤剧的热爱,并向任(剑辉)白(雪仙)唐(涤生)三位粤剧名家致敬,家辉与一群平均年龄只有20岁同在京城学艺的南粤儿女一起,自费创作排演了实验粤剧《浮世三生梦》。该戏得到中国戏曲学院的戏文系教授胡叠老师的支持,获胡老师参与共同作词,并得到各剧种的兄弟姐妹参与演出。该戏在北京大观园戏楼首演时分别演出了明星版(香港的著名演员罗家英、米雪、郑咏梅主演)及青春版。明星们与青年学生的联袂同台让粤剧在北京的舞台上焕发新的生机,两晚演出获得了超乎意料的成功,全场爆满之余还都是观众自发购票进场,这令家辉感到极有意义,不仅因为是他首次执导长剧大戏,更因为大家团结一致为粤剧文化的传播尽心尽力。据悉,他将对该剧进行全方修改、提升后参加今年七月中旬的北京市优秀剧目展演。
“移步不移型”的创新服装理念
      小时候的家辉喜爱画画,对色彩比较敏感,更喜欢宋徽宗的水墨画,经常用卡纸做些头盔等小劳作,长大以后对服装有所要求,希望有属于自己的戏服、“行头”,他翻阅大量书籍,请教“衣箱”老师,到戏服厂取经,从选布料、画稿、制版、剪裁、刺绣、缝合、成衣,他都认真学习,琢磨。老师同学都赞扬他画的设计稿。
        有一天,省粤剧院青年花旦李嘉宜打电话给他,希望为她设计一件参加演艺大赛,《焚香记之打神》中焦桂英的戏服,一直以来,家辉设计服装都是充着“贪玩”的心态,现在师姐给予他展示的机会,当然是既开心,又惊恐。他细心研究当时焦桂英这个人物情绪,认为当时的焦桂英已是非正常状态的了,所以以蓝色为基调,阴阳长水袖,设计用几朵不规则的牡丹表明她的花魁身份,让人物得到充分的舞台展现。自此以后,找他做戏服的大老倌便络绎不绝。
         家辉帮人设计戏服,基本上都是一件件来的,压力自然不是很大,第一次感到有压力的是为佛山粤剧院设计访问德国演出的《白蛇传》全剧的戏服,深感佛院李院长的信任,从出稿到成品所有的工作都比较严格,一丝不苟,当然亦非一帆风顺,做出第一版时,艺术造诣极高的李院长并不太满意,在商榷的过程中,提出了很多宝贵意见要求更改,由于生产车间在外地,为了保证他们顺利演出,家辉与一位同学带着两大箱戏服,天未亮就乘坐最早的火车赶去修改,不巧遇上倾盆大雨,艰辛可想而知,但最后得到李院长的肯定,内心的满足与喜悦已掩盖辛苦的过程。
        作为服装设计,演员出身的他有着比别的服装设计更强的优势,因为他更清楚怎样的舞台呈现才更美,更舒服。他在设计《月夜放裴》用水墨画的感觉,把剧中李慧娘的服装以红色为基调,因为,李是一个屈死的厉鬼,而且有一颗非常赤诚热血的心,衣裳上绣一株清秀的红梅,使人物更加升华,由于有双长水袖和单长水袖的变在袖的设计上也作了一些工夫,好让演员演出时顺利地变换;裴生因为身在笼牢,服装不可以太花巧,家辉就用浅灰色为基调,在衫领上做着手,用三种不同颜色的布料来撞色,在衣裳绣一颗墨色的竹来特显人物的风骨,增强了舞台效果的呈现。
家辉除为粤剧设计服饰造型,亦为很多地方剧种设计服饰造型。例如自由体戏曲《如烟情仇》、越剧《霍小玉》、《芸房》、昆曲《不在梅边在柳边》等。
         对于戏剧的服装设计,家辉有着自己两大宗旨,一是“移步不移型”,怎么变化都不能脱离中国戏曲传统服装的基础,只可以在基础上进行改良,无论是理念上、精神上,还是在色调上;其二就是“量身裁衣”,因为每个演员自身条件都不一样,要根据演员去设计,那才是这位演员的专有戏服。 他认为,服装不仅是人物身份象征的“装饰符号”,更大程度的是需要通过群体的服饰来烘托舞台气氛,和表达导演传递的构想。所以在群体人物的穿戴上提出了有自己的要求,赋予群体人物不一样的理解,“基于传统,又有别于传统”。 服装造型一切从人物性格、剧作风格、表现基调出发。   戏曲服装不仅仅是原有的概念,在一定程度上加强演员的表演。戏曲人物造型本身具有样式的程式美、图案的装饰美、色彩的华丽美及其所蕴含的文化美等美学所在。面对更为不一样的人物时,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而这也是戏曲这门古老的艺术能够源远流长的所在,也是戏曲人物造型需要跟随的脚步。有时会基于地区、剧种的不同,有着各自的相对特殊性,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剧种特色。在这个度一定要拿捏好,既要改良,又不能破坏剧种特色和精髓,取其精华,再作创新。
翥翔艺海喜平凡
          家辉热爱旅游,热爱摄影,在旅游和摄影的过程中,细心观察、体会生活。 他说,艺术是把生活的微小之处来进行艺术化、夸张化。只有善于观察生活,体会生活带来的美好,才能创作出更好的作品。
        艺术是共通的,家辉还 编创了越剧《玉簪记》、《秦淮惊梦》,广东音乐剧《火狗》,潮剧《齐王求将》等等。
       家辉 还参与粤剧进校园,深入小学普及教导他们如何认识粤剧、喜欢粤剧、学习粤剧,虽然学生们有些连广州话都不是十分标准,但胜在他们都有一颗好奇和好学的心,他们用行动告诉家辉,粤剧是可以在小学普及的,他们真的会喜欢上粤剧的。
         为了更广泛地传播粵剧,家辉还走了一些很不着边的道路,创作了英语粤剧、动漫粤剧、摇滚粤剧去吸引更多年轻人来关注粤剧, 近来更结合最新的虚拟与现实的VR技术,进行戏曲《哪吒》的导创工作, 他认为只有这样的不着边才能让年轻一辈没有代沟和抗拒。  在家辉以演员身份时,他就用原名,如果以编、导、演、服装设计、唱腔音乐设计,他为自己起了另一个名字: 翥凡,意思 是一个平凡人振翼高飞。
        家辉告诉笔者,用艺术的角度去看待生活,人生会有趣很多。用平常心和敬畏心去看待舞台,舞台会精彩很多。 他对粤剧就更对恋人一样,每一次接触都象谈恋爱般倾心尽情。而且会与粤剧相伴终身,矢志不渝!
 
       家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谷雨 2016-9-5 10:44
多謝分享!
引用 第友 2016-8-30 00:23
文字可以写得很伟大,但廿一世纪怎么可能没有图片或枧频来说明问题呢?

查看全部评论(2)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红船粤剧网络 ( 粤ICP备13025833号  

GMT+8, 2019-10-20 19:18 , Processed in 0.14663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