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船粤剧网络

 找回密码
 注册
红船粤剧网络 首页 粤剧动态 查看内容

“多事”的深圳粤剧团!!!

2016-12-2 14:32| 发布者: 本地姜| 查看: 12769| 评论: 7

摘要: 知道这段时间深圳粤剧团不接商业演出,5-6万一场都不接,说30万一场以上的才接。
 

(视频截图)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近日,粤剧圈在疯转这段“视频”:

深圳粤剧团这几年一直是“多事”之团。

       知道这段时间深圳粤剧团不接商业演出,5-6万一场都不接,说30万一场以上的才接,就觉得不可思议,个人认为,如果粤剧有这么好的市道就好了,最怕是有价无市,吊干自己。

       上星期,在不同场合听到深圳粤剧团部分职员说新任领导多次在公开场合“训斥、侮辱”团内人员、蔑视粤剧界,大为惊讶!不到几天,就见微信朋友圈在疯转上面的(普通话)视频,接下来几天不断收到各种“回应”,现转录在下面:

自 曾新权:
近期,一众人员又再勾结境外不法份子,为了达到某种利益为目的而不择手段,继续利用网络传播,抹黑深圳市粤剧团及剧团领导。
敬请业内同仁,擦亮眼睛,秉持公正的态度对待。

各位同仁好,欢迎您有空到深圳粤剧团进行文化交流,多来了解深圳粤剧团的现状。由于团内个别演员搏出位,耍手段将剧团前面正副团长赶走,故受上级领导指派,本人曾新权与副团长周昊临危受命,于今年九月份到团任职了。刚到剧团,发现团内部分演员拿着高工资,但荒废本职,没有做到刻苦练功,立品敬业,反而热衷于炒更赚外快。新班子雷厉风行,扭正风气,以制度管人管事,引起个别演员的极度不满。老领导赶走了,个别演员没想到新领导又来了,自己的领导梦再次落空,便开始攻击新任班子,恶意歪曲班子讲话含义,将“无可奈何”狡辩为“无赖”,在粤剧圈内唱衰新领导,意图达到自己上位的目的。本人欢迎各位同仁来深交流指导,恳请同仁们共同努力,遏止这种不正之风,还粤剧界一片清朗天空。本人也会继续忍辱负重,全力搞好剧团工作。拜托各位老师了。谢谢!新权敬上

转自 植伯根:
白驹过隙,忠艺蚩蚩 
 
白驹过隙,光阴弹指而逝,回首这一生而来的追求与满足,莫过于能与自己所喜爱的粤剧为伴,成为一名掌板与击乐设计者。尤其是在深圳市粤剧团工作这两年,有和大家共同奋斗的喜悦,有因工作不顺而来的烦恼,也有一些未能如愿的遗憾。
 
作为一名六十年代的广东人,在粤剧最繁华的年代出生,曾是以粤剧为“流行乐”的“年轻人”,对粤剧有着生的崇拜与死的追随。1978年在广东省粤剧学校毕业后,我顺利地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广东省粤剧院工作,有幸拜师陈燊学习掌板技艺。掌控整台戏的节奏、指挥乐队的快慢,就是靠掌板。在恩师陈燊身上,我认识到团队和谐运作才是一场戏剧成功的关键。此后,秉承教诲,先后在广东省粤剧院一团、二团、青年团担任掌板和击乐设计。
 
2014年,转辗反侧,我进入了深圳市粤剧团工作。然而,就在放弃了陪伴家人,孤身选择异地再拼搏的短短两年里,却经历了太多意料之外的非粤剧为中心化人生。在深圳市粤剧团没有合约保障的工作中,戏曲艺术也丧失了它原本的色调,成为了我意想不到的一种“社会低俗文化”。
 
刚入剧团不久,就迎来了领导班子调动和整改局面。作为一个刚入团的新人,在一个陌生环境工作的艺术追求者,只想尽快融入团队,为自己所热爱的粤剧事业打开不一样的新局面。可当新任领导到来之时,满心欢喜却迎来了莫名的打压与冷漠。
 
在无数次团体会议中,我不知道为什么身负粤剧传承之责的我们,怎么成为了新领导口中的“山区无赖”?也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全力触手粤剧的缤纷未来,而是时刻被人紧盯和曾以参与过的“上访”为名降低劳务报酬;更不明白恩师曾不断强调以团队协作为成功的粤剧,在今天的工作岗位上却出现了孤立无援的状态!最备受侮辱与诋毁的是,所愿付出生命来追逐的粤剧表演,不知不觉地成了只能是为社会扶持资金而进行的一场场肤浅演出。
 
冷秋刚至,萧瑟即鸣。当接到有心脏病20多年的妻子病讯之电时,内心积压的愧疚与此刻失落的情绪一击溃堤,我“冲动地”向新任领导提出了离职。离职的过程,非常短暂,只是一通电话的冷漠过场。具体如下:“曾总,您好!我是乐队的植伯根,因为刚接到家里通知,妻子身体出现突发情况,我需要马上回广州处理!”,曾说:“走吧!好的!”半点人情味温暖的问候也没有。本来准备回家处理完突发情况尽可能赶回来坚持演出的我顿时感到心酸,面对此刻毫无人间温暖的回复,我便说“曾总,我现在辞职,立即生效!”曾说:“知道了,你走吧!”这就是事情真实的经过。回首1988年年轻时身赴美国纽约代表祖国访问交流演出时,亦是这样的“冲动”给当地大幅报道“只身力战三匪,二匪终被擒获,震惊当地华界”之事。每每回首便觉得所谓的“冲动”总是与我的人生形影不离。
 
上焉者超然,下焉者混事。耿介成性,实在不会敷衍。两年来违心服从非戏曲之外的俗事摆布,无异做戏。万般无奈地离开深圳剧团,今决意不做应景之谈,说些问题:
第一,很高兴能以其为事业,并因此与优秀的团队和同事相识。在深圳市粤剧团虽只呆了短短两年,却能感受到同事们热爱戏曲之心,大家都期望能专注粤剧表演和传承的本职工作上,而不是艺术之外的话题。
第二,粤剧表演是一个伟大的分工合作,身为掌板和击乐设计者,最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因而,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必不可少及必不可冷的,我们需要共同打开心扉和付出信任,才能琴瑟和鸣,节奏协调。作为团队运营领导者,也必然需要同样的热情与信任,以春风和煦共话语的姿态,才能更好的合作和打开粤剧发展新道路。
第三,粤剧是感染人生的艺术,是历史与文化的沉淀,对于它,我始终怀着“穷且益坚,不负青云之志,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的胸怀抱负。它需要宁静无尘运营环境,需要时刻糅合社会新意,但它并不是功利为名的演出,它需要被深入、被专注、被干净和热情去对待。
第四,一个骨子里揉入了粤剧的文艺人,藏不住艺术本真的天性——冲动,这个天性让我现今在此不得不为离职而告白,它不适应圆滑、多面、世俗的生活与交流,从而没有坚持到自己为粤剧事业走更远的那一天,所以,抱歉!
 
再次衷心感谢剧团对我的重用与信赖,更感谢剧团、来自母校的众多师兄弟、师姐妹的关心与照顾,你们虽然困难重重,但粤剧的传承仍需你们百尺竿头!两年工作是我弥足珍贵的人生,虽以请辞告终,但对本团和粤剧的感情,比诸位所能了解的更深、更透、更挚热!
 
此致
敬礼!
植伯根
2016年12月1日

朋友圈有人回应:
 



孰是孰非,难以判断,
但深圳粤剧团不能同心同德,于剧团无益、于团员无益,于粤剧无益,这是铁定的了。

近日收到:

《深圳市文化发展“十三五”规划》出台 描绘创新发展路线图 
全面推进文化强市战略 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

附:
深圳粤剧团介绍:
       在新中国建立初期宝安县就成立了粤剧团,“文革”时由于剧团长期处于半瘫痪状态而被撤销。1974年,宝安县文化宣传部门组建了宝安县粤剧队,后改名为宝安县粤剧团,1980年在此基础上组建了深圳市粤剧团,这是深圳市第一个专业戏曲表演团体。深圳市粤剧团与特区同龄,随特区共成长。世纪之交,伴随着2000年6月的人事部等五部委宣布推行的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作为试点单位的深圳市粤剧团开始经历改革的挑战和冲击,随后数年,深圳市粤剧团又进行了股份制改革、事业单位转企等几次革新。最终,成为企业的“深圳市粤剧团有限公司”在政府扶持下,加强自身造血以在市场上求得生存。 

       深圳粤剧团自1980年正式成立以来,先后获得了国家中宣部及文化部颁发的“五个一工程奖”、“文华奖”、“国家舞台精品工程提名奖”、“全国戏剧文华奖”、上海戏剧白玉兰奖等国家级多个奖项,囊括了所有国家级和省级戏剧大奖,在全省乃至全国专业戏剧团中享有较好的口碑,在港、澳地区也有很好的声誉,曾出访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进行演出,受到观众一致好评。粤剧是深圳文化乃至广东文化的一个亮点,更是本土品牌盛宴中不可缺少的一道绝佳菜品。深圳是粤剧之乡,粤剧是国家级、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深圳市委政府提出“文化强市”战略的背景下,深圳的粤剧事业将会迎来更大的发展。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旧时雨 2016-12-6 09:01
“勾结境外不法份子” 你地唔信呀? 我地同中国來做戲嘅名玲唱隻三十分鐘嘅歌都要比利是. 成千元美金架. 五六万人民幣唔接嘅话 “勾结境外不法份子” 就係堅料. 只因是忠言逆耳講得太过直你地睇得明都唔敢接受啫.
引用 尺五天下 2016-12-5 11:03
“勾结境外不法份子”多么可笑而又熟悉的罪名!
引用 study2005 2016-12-3 13:03
深圳市这样一个外地人多过本地人数倍的地方有一个粤剧团.而且已经几十年的.很不容易.破坏容易.几天时间便可以.但是重新修复就要很长时间.望珍惜..
引用 深夜达晨曦 2016-12-3 12:48
空降嘅领导从来都令人无奈。
引用 第友 2016-12-3 06:39
内容很好!等有可能时把它排成改革的粤剧相信很精彩!比船梦还梦寐以求!哈!哈哈!说得有点早!
引用 啊妈个仔 2016-12-3 00:48
单从字面判断,应该系无奈。不过呢位所谓啊总,唔尊重自己员工、唔尊重粤剧艺术亦系事实。讲嘢无内涵无修养,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佢代表一切。哎,又系D咁嘅垃圾领导,难以想象粤剧界都会畀呢D垃圾领头。
引用 本地姜 2016-12-2 14:45
无赖还是无奈?自己判断。

查看全部评论(7)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红船粤剧网络 ( 粤ICP备13025833号 )

GMT+8, 2021-10-23 09:40 , Processed in 0.578169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